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春色> 按摩按到爽的學姐

按摩按到爽的學姐 - [db:分页标题]

終於考完了,芸婷步出了教室,前些天整天整夜用功的痕跡似乎還留在身上,等到考完才感覺到,肩膀啊、腰啊、手臂啊眼睛啊又酸又痛的,芸婷伸了伸懶腰,該想個辦法讓這些討厭的疼痛趕快消除才行。聽同學說系上新進來一個學弟,幫人按摩的功夫是一流的,好像雅絹、家玲都去過,一邊走芸婷在腦中試想著,她也不是沒問過這兩個死黨那學弟的實力怎麼樣,可是為什麼得到的是完全不同的回答:家玲說那學弟的實力還不錯,捏一捏滿舒服的;雅絹卻是一提到那次的經驗就臉紅耳赤,追問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說,那人的功夫好的不得了,讓雅絹整個人都解放了,不過芸婷還是要自己去才知道。怎麼會這樣完全不同的呢?芸婷想了想,好久才想到答案:那個學弟大概對漂亮一點的女孩比較專心吧!畢竟比起樣貌平凡的家玲,雅絹要漂亮的太多,尤其是最近,雅絹也開始打扮了,她開始化妝的那一天,才進教室,就讓班上的同學都有驚豔的感覺,連芸婷都對這樣的變化覺得不可思議。若是如此,麗質天生,在班上有班花之稱的芸婷,學弟會為她盡心到什麼程度呢?

大一的科目早考完了,芸婷問了半天才知道那學弟現在應該坐在校園旁那小溪邊,那是他的嗜好,不過從來沒有人知道他在那偏僻的地方幹什麼。



芸婷坐了下來,讓學弟溫柔的手在她的肩上輕輕揉捏了起來,真的很舒服,芸婷閉起了眼睛,感覺酸痛像是陽光下的薄冰般逐漸逐漸地融化了,連日的疲憊感湧了上來,微微地嗯哼了出來,全身發軟的芸婷舒服的只想睡下去,小溪邊涼風微微的吹,草地軟軟的。



學弟的手慢慢在芸婷的背上滑動著,芸婷唔的一聲,這好像已經不是按摩了吧?可是芸婷一點都沒想到要阻止他,那種感覺真的好奇怪,每當那人在芸婷背上輕撫的當兒,芸婷就感到箍著她的套子鬆了開來,這種感覺讓芸婷渾身發軟,她驀地想到,莫非他是在對芸婷的肉體挑逗嗎?芸婷口裏唸著,「不要…別再摸那兒了…不…不可以…拜託…嗯…」但她的聲音軟軟柔柔的,像是浸過了蜂蜜一樣,一點都沒有阻止他的功用,學弟的手繼續動作著。



當芸婷還沈浸在這種舒服之中,迷迷糊糊時,那人已經開始了非禮的侵犯,芸婷的襯衫解了下來,像朵雲一樣地飛了出去,緩緩地飄落在一旁,接著芸婷的乳罩也躺了上去,隨著那人的嘴在芸婷的乳上開始的吮吸動作,芸婷喘息了起來,呻吟的愈來愈大聲,嘴裏雖然叫他停下來,可是身體的動作卻是不斷向他壓去,祈求他更落力地舔舐著、吸吮著芸婷聳立的玉峰。芸婷不但臉蛋兒漂亮,身材也是極為出眾,高高挺立的玉峰上微綻著粉嫩的蓓蕾,教人愛不釋口,再加上芸婷又是那麼樣的敏感,隨著他的口舌芸婷早不由自主地濡濕了,芸婷自然不想讓他知道芸婷已經心動了,可是她又能怎麼辦呢?芸婷的裙子不知何時也掉了下來,包著芸婷珍密幽徑的內褲濕了一大片,尤其是他的手指頭正在上頭來回撫弄著。玉峰被他時輕時重的吸著、裸背纖腰圓臀任他撫摸,光是這樣的動作已經讓芸婷忍不住了,芸婷差一點就要向他投降,更何況是私密的珍貴寶境正透過一層薄布被他撫愛著,讓芸婷春心大動,幽徑中一片濕淋淋。



芸婷強守著最後一點理性,不讓他如此輕易得手,或許雅絹也被他這樣弄過,可能還被他幹了,所以講起來時才會臉紅,但芸婷的理性很快就崩潰了,學弟剝去了芸婷濕淋淋的內褲,讓芸婷赤裸的肉體露在這溪邊的草地上,將嘴湊了上去,開始在舔芸婷的私處了,空出的手則滑上了芸婷的上身,那溫柔的搓撫竟不比口舌的舔舐差,一寸不失地撩起了芸婷的性慾,芸婷口裏雖還強撐著,可是身體早就投降地貼上了他脫光了的肌肉,現在芸婷已是熱情如火,連嘴裏在說些什麼都管不到了,那些早就超出了她的控制。



「不…不要…不可以…不可以舔那兒呀…啊…別…別摸…不要摸那兒…喔…喔…好…好美…好爽啊…哎呀…不要…不行的…學弟…不可以繼續…啊…繼續…繼續下去呀…別…喔…好…好癢…啊…」



芸婷再熬不過體內的慾焰熬煉,她拱起了身子,試圖將水淋淋的幽徑拱上學弟頂在她腹上的淫棍,將脹挺的玉峰貼在他胸口,芸婷放浪了起來,開始胡說八道了。



芸婷的幽徑香香的,有股很好聞的、像是檸檬水般的味道,叫學弟愛不忍釋,不斷地舔舐著、嗅著、有時還用牙齒微微地擦著,也不知在芸婷身上逗了有多久,當他終於想起要佔有面前這赤裸裸的絕色美女時,芸婷早被他送上了高潮,整個人癱在那兒,連呻吟聲都變的那樣微弱,看起來就像登仙了一樣,迷迷茫茫的,而學弟久抑的慾焰才剛熊熊燃起呢!學弟微微弓起了身子,讓身體離開了她,芸婷朦朧的眼光向下瞄去,登時吃了一驚,也不知那兒來的力氣,芸婷一雙玉手撐在學弟胸口,「不行…不能那樣…那樣又大又硬的東西…不能進去啊!」



「怎麼能不進去呢?」學弟壓了下來,帶著芸婷下身氣味的嘴唇貼上了芸婷燙紅的耳朵,輕輕舔著,柔聲說,「妳剛剛爽成這樣了,可是我呢?我才硬起來呢!不信妳碰碰,它又熱又硬,不讓它進去我可真難過。把妳服侍的這麼舒服,卻讓我這麼難過,我豈不是很可憐嗎?」



芸婷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被學弟逗的光在想他舒不舒服的當兒,芸婷的手被他牽著,輕輕觸著了那硬挺的淫棍,芸婷非但忘了縮回手去,還不經意地溫柔撫摸著它,等到芸婷發覺時,她的臉兒脹的就像紅蘋果一樣,可是芸婷的手已縮不回去了,她繼續搓著,看著那淫棍更形脹大了,燙燙地墜在手中,叫芸婷心驚肉跳,偏又不想放。



「雅絹…雅絹她們…是不是也被你…」



「有啊!」學弟輕輕在芸婷身上來回撫愛,他十分了解芸婷已經動心了,「不過對妳是特別服務,因為妳最漂亮,而且骨肉停勻,肌膚摸起來好舒服呢!」



「雅絹她…她容納得下嗎?」



「一開始受不了,弄了很久呢!」



「那你就…就好好弄吧!」芸婷貼上了學弟耳邊,聲音又嬌又柔又細,剛剛才喘叫過,聲音啞啞的好性感,「芸婷一定…一定一開始就容納的下的。」算是賭氣吧!芸婷真的想嘗試看看。



真的,真的好大,芸婷覺得幽徑似乎完全被充滿了,光眼看還看不出來,直到真正承受到它的威力,芸婷才知道它有多強。學弟那強有力的淫棍慢慢地、確實地插入了芸婷的窄小幽徑,要不是芸婷早被學弟玩弄的高潮叠起,幽徑裏露水潺潺、又滑又膩,他的進入還不會如此方便。光慢慢這麼進來,就讓芸婷感到幽徑漲漲滿滿的了,要是他開始抽插的時候,芸婷那嬌嫩的幽徑一定會被割傷的,它就是那麼的銳利剛硬啊!芸婷真的好緊張,不過後來證明這不過是多餘的杞人憂天罷了,學弟慢慢地動著腰,緩緩地插了進去,良久良久才盡根而入,而此時的芸婷連骨頭都酥了,學弟淫棍那火燙的頂端,緊緊貼著芸婷柔嫩敏感的花心,光是那熱度就燒的芸婷露水直流了。學弟知道芸婷經驗不多,因此暫忍著猛攻的慾望,只是緊緊地插在芸婷體內,淫棍不時的輕輕轉動著,好讓芸婷適應他的強大。光那熱度芸婷就已經受不了了,怎麼可能忍的住那花心處傳來的輕挑呢?很快芸婷就身子直扭,嬌聲時作,懇求著學弟的攻勢。



讓芸婷這樣浪了好久,等到芸婷再次爽了,連骨子裏都酥了的時候,學弟才終於讓壓抑的慾火爆發開來。一陣陣的熱力從芸婷的花心處傳了上來,讓芸婷熱情地迎合著,扭著纖腰,盡情地享受著那巨偉的淫棍在幽徑中四處鑽營的快感,她早就爽了好幾次,未曾真箇已銷魂了,而今承受著那令她心花怒放的猛攻,叫芸婷如何不爽到騷進了骨子裏呢?芸婷洩了又洩,淫露不住綻放,本能的反抗也被學弟的強猛殺的潰不成軍,等到芸婷爽的昏了過去,又在他的抽送中醒來,就這樣死而復甦、甦而復死了幾次,等到學弟終於在芸婷那嬌嫩的幽徑之中一洩如注,芸婷早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這種前所未有的、純肉體的舒爽感覺,讓芸婷完全崩潰了。



這一天,光是在草地上學弟就把芸婷幹了兩三次,而酥軟到渾身無力的芸婷,事後被學弟抱了回去,在他的公寓中共赴巫山,等到第三天芸婷回家時,芸婷的幽徑早被幹的又紅又腫,步履艱難,但芸婷的芳心裏還是舒舒服服的,爽到透了。兩人的肉體關係自然不會就此結束,芸婷很快就陷入了淫亂的深淵,尤其是和雅絹兩女一起,一男二女的床上關係,更是令她無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