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妻交换> 婚變讓林麗愛上墮落(1~4)

婚變讓林麗愛上墮落(1~4) - [db:分页标题]

第一章隻身歸家



這是2015末,人們對聖誕夜的狂熱還未退去,喜悅的氣氛依然環繞在城

市每一處角落,包括現在我們看到的機場。



? ? 夜已深,機場內理所當然依舊燈火通明,唏噓喧鬧的人零零散散,有接機和

轉機的。一架又一架的飛機緩緩的降落……起飛……



? ? 「……我們……我們離婚吧!」



老公安源的聲音平靜而堅定,卻讓她疼痛地呼吸不過來。



明明都是自己親眼看到了老公在別的女人身上奮力動作,親耳聽到他們忘我

的粗喘輕吟,可恥的背叛出軌。



但是真的這句話從平常深愛自己的老公口中講出來時,還是讓她感到不知所

措。



好像這世界上沒有一個小角落,可以讓她從巨大的悲傷裡歇一會兒。



一場本應該快快樂樂的旅行工作機會,卻演變為一場可怕的婚變鬧劇,她無

法接受,她逃離了發生一切的地方,從新加坡獨自一人飛回了國內。



風冷冰冰的,吹透她的裙子,穿透她的絲襪,吹涼她冰冷的肌膚。



從國際出口孤身匆忙走出,她攔了一輛的士,沒有叫任何人接機。



車移動著,在她和安源一起走過的這些街道之間。



林麗搖下車窗,晚上涼涼的風把她的長髮吹開,露出冰冷的,包受折磨的臉

頰。



她呆呆地望著窗外,任憑冷冷的風在臉上流動著。



眼前是揮之不去的畫面,老公安源和別的女人在床上猛烈動作的樣子,他們

的粗喘輕吟,越是不想想起,越是挑釁一般地停留在她腦海裡。



逃不了。



林麗躲不過,只能任由這些場景反復肆虐。



原本就很苗條的身體,更加清瘦,讓人更加心疼。



車兜兜轉轉就來到了一個別墅區。



「小姐,小姐!」



腦海裡重複的老公提出離婚的聲音,還有她在床上呼喚別的女人的聲音被打

斷。



「我們已經到了。」



司機從後視鏡裡看著林麗,提醒她應該要下車了。



連司機的眼神裡都帶著惋惜,可憐這美女被折磨得失魂落魄。



可能是太在乎,太無法解脫,仿佛悲傷都寫在臉上,連任何一個陌生人都讀

的懂。



「嗯?」



林麗回過神來。



她覺得臉上癢癢的,又很涼。



擡起手背在臉上輕拭了一下,才發現已經全是眼淚了。



「哦,不好意思,謝謝你司機大哥。」



林麗一邊慌張地回過神來。



付了車費,林麗打開車門,深吸一口氣,走下車來。



站在家門口,她感到又期待又害怕。



客廳的燈亮著,顏色讓她感到溫暖。 爸媽和弟弟應該在家等著自己吧。



二樓是她和老公安源的房間,黑的嚇人,讓林麗畏懼回到那個曾經充滿甜蜜

的地方。



她擡起手,有點猶豫有點膽怯。



可能是因為趨利避害的本能,回到家裡,就會想到老公更多,自然也會更加

痛苦。



但她終於還是按響了門鈴。



「叮咚」



門鈴有些刺耳,最悅耳的迎接回家的聲音,現在卻如此讓人畏懼。緊接著林

麗聽到了匆匆的腳步聲。



「來啦來啦!」



是爸爸的聲音,林麗才感覺到心裡平靜了一點點。



門忽地被打開,客廳暖黃色的燈光照進林麗的眼裡,讓她的眼睛甚至有些刺

痛。一個五十出頭的男人站在了林麗面前,正是她的親生父親林建生。



林建生楞了一下,或許是被自己寶貝女兒的神色而震了一下。女兒從沒有這

麼萎靡這麼無精打采,在冷風之中有點凍的縮起來,眼睛濕濕的還有淚痕。



他感覺到無比心痛。強打起精神來,掩飾自己的陣痛和哀傷。



林建生接過林麗的包。「林麗,你回來了,路途辛苦吧,爸爸等你好久了。」



接過包時,碰到了女兒的手,是那麼清瘦那麼冰冷。



林麗也不想讓爸爸擔心自己,她強擠出一個笑容,讓自己顯得精神一點。



「嗯,回來了,爸爸。」



林麗躲閃著林建生的眼光,她知道自己根本掩飾不住她過的不好,索性不去

看爸爸的眼睛。



往屋裡打量了一下。



「媽媽呢?弟弟也不在麼?」



林建生拿出拖鞋給林麗擺好,「嗯,你媽啊不在家,你弟弟也還在外面瘋還

沒回來呢。」



林麗脫下鞋子,把涼涼的腳丫放在溫暖的拖鞋裡,讓她感到了久違的一絲舒

心。



「沒吃飯吧?爸爸給你做點吃的,你先回房間洗個澡吧。」



林麗這才想起自己好幾天沒好好吃一頓飯了,回到家裡,才感覺到有一點餓

了。「嗯。」



她能感覺到爸爸說話的語氣裡有一點擔心的緊張,他知道女兒的性格,他知

道安源出軌給女兒帶來怎樣巨大的打擊。



「噠噠噠噠」林建生到了廚房,幽藍的火苗燃氣,打算給女兒做份熱乎乎的

點心。



他想問,想問林麗在新加坡有沒有按時吃飯,沒有人陪著她是怎麼照顧自己

的。但是卻又不忍心問。他知道,這些話從最親的人嘴裡問出來,才是讓她最委

屈最痛苦的。



林麗恍恍惚惚地回到了二樓。她的房間門關著,她害怕打開房門,她不知道

走進房間裡,一個人躺在他們曾經耳鬢廝磨的床上是怎麼樣的一種痛覺。



她搭在門把手上的手遲疑了很久,終於很慎重地按下去。



屋裡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只是空氣中往常林麗的淡淡香水味已經散去,

淺淺的灰塵味取而代之。



手找到熟悉的開關位置,房間裡一下亮了起來,如同白晝一般。



屋裡的陳列絲毫沒變,大大的雙人床上,兩個枕頭靜靜地躺著。滑滑的床單

上,有幾個褶皺,好像兩人只是分別出門工作了一樣。



角落裡還掛著安源的一件風衣。物是人非,現在他懷裡已經換了別人。



林麗不禁感慨萬千,她哽咽著,哭不出聲。



林建生默默地翻著鍋裡金黃的煎蛋,他心裡也好像在熱鍋一樣,無比煎熬。



書房裡,女婿安源傳真過來的離婚協議書,,靜靜地躺在桌子上。他不知道

如何把這薄薄的一張紙交給女兒。



當他剛才打開房門看到寶貝女兒憔悴的面容時,他真的很想狠狠地揍安源一

頓,但是更多的,是想要緊緊地摟住面前的女兒,想要給她最溫暖的懷抱。



但是他不敢,他怕自己做錯一絲一毫的動作,會讓林麗的難過雪上加霜。



想起女兒泛著淚光的眼睛,還有冰冷冷的需要溫暖的皮膚,林建生暗暗地握

緊了手裡的鍋鏟。



林麗任憑眼淚流淌著,她默默地整理好自己的行李,打開她和安源的衣櫃。

領帶和襯衫整齊地掛在裡面。



林麗的手指拂過襯衫乾淨的衣領,感受著殘留的安源的氣息。



她坐在床邊,想著自己和老公在這張床上無數個纏綿的夜晚,兩個人一次一

次地在床上高潮,每一分每一秒都歷歷在目。



「安源,啊……好棒……嗯。」



老公的臂彎裡,短髮女人迷離享受的表情又浮現在眼前。



「雅楠……」



老公呼喚著她的聲音也愈漸清晰的迴響在耳邊。



兩個人輕吟著,他在她的身上劇烈地抽插著,她也奮力地迎合著。



而林麗就這樣默默地看著他們擁吻抽插,直到這兩人達到頂點。



林麗的眼前這樣的畫面已經重複了上百上千次。



回想起老公在別的女人身上努力抽插著,痛感再次猛烈地撞擊著林麗的心臟,

劇烈痛苦,她逃不開這些畫面的折磨。



她控制不住自己不斷地回想著,接著又回憶起和安源在這個房間的床上的點

點滴滴。



回想著著老公柔軟的舌頭劃過自己的乳房,親吻愛撫著私處,想著他的肉棒

在自己的身體裡火熱地摩擦,把自己填的滿滿的感覺。伴著羞恥和痛苦,卻又曾

經快樂的回憶,一絲熱熱的液體緩緩地湧動出來。



她心裡是不想自己幻想安源的,可是她還是放肆了自己這一次。



林麗走進浴室,放開浴缸裡的水,想讓水流沖走她心中的痛苦。接著又走回

床邊。林麗解開領口的扣子,把上衣脫下。



胸罩包裹著堅挺雙峰,柔軟光滑,狀若美玉的牛奶一樣的肌膚,在胸罩的籠

罩之下,散發出動人的光華。



她的手慢慢地放到胸前,解開胸罩的前扣……